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闪电

阳光雨露润人千千万,风调雨顺惠民万万家。国泰民安,人人幸福!闪电祝愿!

 
 
 

日志

 
 

从魏某谈话看违法行政者的歪理邪说(之八)  

2016-06-06 10:34:13|  分类: 无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从魏某谈话看违法行政者的歪理邪说(之八)

 (2016-06-06 06:28:23)
从魏某谈话看违法行政者的歪理邪说(之八)

热风吹雨洒江天

人社部魏处长在接待洛阳市在企退役军官代表走访中宣称,“你们反映的还是个‘身份待遇’问题。这个问题中央规定很明确,不可能”;“我们执行的也是中央文件,如中办31号文件。对这个问题,我说服不了你们,你们也说服不了我,各有各的看法。”这种说法看似冠冕堂皇,实乃强词夺理。从这里不难看出,在违法行政者眼里,只有权、没有法。他们至今仍然不懂或不愿承认“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权由法定、权依法使”、“法定职责必须为,法无授权不可为”的基本原则,再次暴露了权力的极端傲慢和对法律的极端藐视,这是与中央“全面推进依法治国”战略格格不入的。

二、200182日,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下发的关于《切实做好在企业工作的军队转业干部上访人员工作的通知》《中办发(200131号》推翻或颠覆了国务院和中央军委依法发布的关于军转干部的一系列政策规定,是超越权限发布的、与上位文件抵触的、应依法撤销的、不能作为政策依据的

1、“国家工作人员的组成部分”是中央关于退役军官法定身份的规定。《中办发(200131号》无端剥夺在企退役军官的法定身份,违反了《军官法》第三条和《军官军衔条例》第三条、第六条和第二十八条规定,违反了《军官法》第五十一条关于“军官退出现役后的安置管理具体办法由国务院和中央军事委员会规定”的规定,违反了《立法法》第八十七条关于“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规章”不得“超越权限”的规定。

2、“军队转业干部是党和国家干部队伍的组成部分”是中央关于退役军官法定身份的基本政策规定。《中办发(200131号》蓄意砍去中央关于“军队转业干部是党和国家干部队伍的组成部分”这个基本政策规定,违反了《中发[1998]7号》关于“军队干部是党和国家干部队伍的重要组成部分, 是党的宝贵财富”的规定;违反了《中发[20013号》关于“军队转业干部是党和国家干部队伍的组成部分,是重要的人才资源,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力量。军队转业干部为国防事业、军队建设作出了牺牲和贡献,应当受到国家和社会的尊重、优待”的规定,违反了《中发[2007]8号》再次重申的关于“军队转业干部是党和国家干部队伍的组成部分,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一支重要力量”的规定,违反了《立法法》第八十七条关于下位法不得违反上位法的规定,违反了《军官法》第三条规定:“军官是国家工作人员的组成部分。” “军官履行宪法和法律赋予的神圣职责,在社会生活中享有与其职责相应的地位和荣誉。国家依法保障军官的合法权益”的规定。

3、《中办发(200131号》声称,“在企业工作的军队转业干部要求比照行政机关享受相应待遇,既不符合实际,也不符合企业改革和发展的要求”,是没有法律政策依据的。

首先,军队转业干部比照行政机关享受相应待遇,是中央关于军转干部的一贯政策方针。如,《国转办字(19832号》规定:“自1975年国务院、中央军委发出129号文件以来,凡军队退出现役转业到地方工作的干部,其工资级别一律按国家机关行政级别待遇。”再如,《国务院、中央军委关于军队转业干部工资待遇问题的通知》【国发(1985135号】规定:“转业到企业单位的干部,其基本工资应按照转业到当地国家机关和事业单位的同一职务(含技术等级)、同一行政级别干部的基础工资、职务工资加上本人军龄津贴之和┅┅的数额确定。”再如,《国发(1982)24号》、《国发(1983)173号》、《国发(1984)139号》、《中发[1985]13号》、《国发(198863号》、《国发[1990]42号》、《国发[1991]29号》、《国发(199234号》、《国发(199336号》、《中办发[1995]5号》、《国办发[1997]12号》、《中发[1998]7号》、《中办发(199915号》和《中办发〔200010号》等一再重申:“师、团职转业干部未安排相应职务的,分别享受当地市(地)、县级干部的政治、生活待遇。”以上文件至今没有宣布废除,至今仍然有效。而依照《国防法》第六十一条关于“国家妥善安置退出现役的军人┅┅接收转业军人的单位,应当按国家的有关规定,在生活待遇、教育、住房等方面给予优待”的规定,没有安排相应职务的军队转业干部比照行政机关享受相应待遇的规定,这既是客观事实,也是中央关于军转干部具有法律效力的政策规定。

其次,企业改革和军转干部安置办法改革是两个不同领域的改革,依照有关法律授权分属不同部门的职能范围。而根据《军官法》第五十一条关于“军官退出现役后的安置管理具体办法由国务院和中央军事委员会规定”的规定,除法律授权的国务院和中央军委外,即使中办和国办也无权发布推翻和颠覆国务院和中央军委发布的有关政策规定。因此,所谓“军队转业干部要求比照行政机关享受相应待遇”与“企业改革”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

最后,国务院和中央军委发布的全面体现改革精神的新的《军队转业干部安置暂行办法》(中发[20013号)第四十条规定:“经济比较发达的地区,自主择业军队转业干部的月退役金低于安置地当年党和国家机关相应职务等级退休干部月退休生活费数额的,安置地政府可以发给差额补贴”。由此可以看出,自主择业军队转业干部的退役金也是参照安置地党和国家机关相应职务等级退休干部退休生活费数额,由安置地政府发给差额补贴。

4、《中办发(200131号》以“三个不再”为借口,剥夺在企退役军官法定身份待遇,宣称“企业工作的军队转业干部……其工资、医疗、退休及其他生活待遇,应和企业其他人员一样,”这实际上是从《中发[20013号》第三十六条“计划分配到企业的军队转业干部,其工资和津贴、补贴、奖金以及其他生活福利待遇,按照国家和所在企业的有关规定执行”抄来的。但是,《中发[20013号》第六十九条明确规定,“本办法自发布之日起施行,适用于此后批准转业的军队干部。”把仅适用于2000年以后退役军官的政策规定强加在2000年以前退役军官头上,违反了《立法法》第八十四条关于“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规章不溯及既往……”的规定,违反了《国防法》第六十一条关于“接收转业军人的单位,应当按国家的有关规定,在生活待遇、教育、住房等方面给予优待”的规定。

5、《中办发(200131号》以“国企改革”为借口,剥夺在企退役军官法定身份待遇是不成立的。根据《国有大中型企业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和加强管理的基本规范(试行)》,国企改革的核心是“政企分开”、分灶吃饭,是把原来由政府行使而应当下放企业的权利下放企业,把原来由企业承担而应当回归政府的职责回归政府,如企办学校移交政府管理。根据《兵役法》第五十九条关于“军官退出现役后,由国家妥善安置”的规定,和《国防法》第六十一条关于“国家妥善安置退出现役的军人”的规定,“妥善安置退出现役的军人”的责任主体是国家而不是企业。国企改革后,企业已经不具备“妥善安置”的条件了,就应该将“妥善安置退”的职能回归政府,“法定职责必须为”,由政府部门重新安置:或对实际收入低于当地党政机关同等职级人员收入水平的,由国家财政补足差额;或仿照自主择业发退役金;退休时所任职务等级低于转业时原军队职务等级的,按照其与原军队职务等级相应的地方干部等级办理退休手续、享受相应待遇。而不是“法无授权乱作为”、“趁火打劫”、“背信弃义”、违法行政、像“包袱”一样“一甩了之”。

6、《中办发(200131号》以“干部人事制度改革”为借口,剥夺在企退役军官法定身份待遇是站不住脚的。根据《深化干部人事制度改革纲要》(中办发[2000]15号)和《2010--2020年深化干部人事制度改革规划纲要》(中办发[2009]43号),所谓“干部人事制度改革”就是对“地方”党政机关、国有企业、事业单位实行分类管理制度的改革。而根据《军官军衔条例》第三条关于“军官军衔是区分军官等级、表明军官身份的称号、标志和国家给予军官的荣誉”,第六条关于“现役军官退役的,其军衔予以保留,在其军衔前冠以 ‘退役,第二十八条关于“军官犯罪,被依法判处剥夺政治权利或者三年以上有期徒刑的,由法院判决剥夺其军衔。退役军官犯罪的,依照前款规定剥夺其军衔”的规定,在企退役军官仍然拥有“军官身份”。因此,在企退役军官仍然隶属于相对“地方干部”的“军队干部”系列,不在国家对地方干部——党政机关、国有企业、事业单位实行分类管理制度改革的范围之内。根据《军官法》第五十一条关于“军官退出现役后的安置管理具体办法由国务院和中央军事委员会规定”的规定,借口“干部人事制度改革”,剥夺在企退役军官法定身份待遇,是超越法律授权的。

7、《军官法》第三条规定:“军官履行宪法和法律赋予的神圣职责,在社会生活中享有与其职责相应的地位和荣誉。国家依法保障军官的合法权益。” 《兵役法》第六条规定:“现役军人和预备役人员,必须遵守宪法和法律,履行公民的义务,同时享有公民的权利;由于服兵役而产生的权利和义务,除本法的规定外,另由军事条令规定。”民政部副部长罗平飞指出:“军人退役安置制度有明确的法律条文和政策规定,如《兵役法》、《退伍义务兵安置条例》、《军队转业干部安置暂行办法》等。这些规定从法律上确立了政府、社会和退役军人之间的权利、责任和义务关系,必须依法执行。(见《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05年第2期)上述有关法律规定说明,在国家和在企退役军官之间存在一个法定权利义务关系。只要中国共产党还存在,只要中华人民共和国还存在,只要有关法律和政策规定还有效,只要在企退役军官还存在,这个权利义务关系就存在。《中办发(200131号》以“三个不再”为幌子,单方面解除国家和在企退役军官之间这个权利义务关系或“契约”关系是非法的。

8、《中发[2007]5》第三条规定:“坚持依法按政策解决问题,切实维护群众合法权益”。 第三条第5款规定:“保持政策的严肃性、连续性、稳定性,注意相关政策之间的关联性“。 第三条第6款规定:“法律法规和政策有明确规定的,要依法按政策抓紧解决”。第四条第12款规定:“要以是否依法按政策处理到位作为衡量信访事项办理质量的主要标准,做到实事求是、客观公正,经得起实践和历史的检验。”《中办发(200131号》置国家关于军转干部的既定法律、政策于不顾,另搞一套所谓“解困维稳”,践踏有关法律和政策尊严,破坏“政策的严肃性、连续性、稳定性“,剥夺在企退役军官的合法权益,与《中发[2007]5》〔关于进一步加强新时期信访工作的意见〕截然相反、水火不容。

9《宪法》第五条规定:“一切国家机关和武装力量、各政党和各社会团体、各企业事业组织都必须遵守宪法和法律。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必须予以追究。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宪法》第四十一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对于公民的申诉、控告或者检举,有关国家机关必须查清事实,负责处理。任何人不得压制和打击报复。”“由于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侵犯公民权利而受到损失的人,有依照法律规定取得赔偿的权利。”《中办发(200131号》为压制在企退役军官依法维权上访,极力歪曲事实真相,罗织种种“莫须有”罪名,把在企军转干部依法维权上访“妖魔化”,指责依法维权的在企退役军官“别有用心”、“与境外敌对势力勾连,把矛头指向党和政府”,妄图迫使在企军转干部逆来顺受,把被打落的牙齿默默咽进肚里,使其违法行政合法化、永久化,这是违反《宪法》上述规定的。

10、根据《国发〔200523号》关于“凡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兵役法》及国务院、中央军委有关政策规定相抵触的部门或行业文件,一律不得执行”的规定,《中办发(200131号》违法违规、应依法撤销。

11、《中办发(200131号》违反了《中国共产党党内法规制定条例》关于制定党内法规应当遵循“遵守党必须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活动的规定”、“维护党内法规制度体系的统一性和权威性”和“应当与现行党内法规相衔接”的原则,违反了制定党内法规不能“同宪法和法律不一致、不能“同上位党内法规相抵触”、不能“与其他同位党内法规对同一事项的规定相冲突”的规定,应“责令改正或者予以撤销”。

    12、《中办发(200131号》违反了国务院《规章制定程序条例》第三条关于“制定规章,应当遵循立法法确定的立法原则,符合宪法、法律、行政法规和其他上位法的规定”的规定。按照国务院《规章制定程序条例》第二条关于“违反本条例规定制定的规章无效”的规定,《中办发(200131号》应依法撤销。(未完待续
http://blog.sina.com.cn/s/blog_3dacc8a90102z7qu.html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