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闪电

阳光雨露润人千千万,风调雨顺惠民万万家。国泰民安,人人幸福!闪电祝愿!

 
 
 

日志

 
 

说说如何参加行政诉讼  

2016-08-17 15:46:55|  分类: 2016文1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说如何参加行政诉讼

 说说如何参加行政诉讼 - 闪电 - 闪电 (2016-08-16 15:16:59)
说说如何参加行政诉讼
文·痴情渔夫(541351956) 2016-08-16 14:36:17
 说说如何参加行政诉讼

4.18系列之三  参加行政诉讼指南,说说如何参加行政诉讼:

1、端正指导思想:

以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精神为指导,坚定的与四中全会保持一致。

认真学习国家的相关法律法规,一切以法律依据为准绳。坚定的相信最高人民法院公开发表的意见,凡有法律依据的我们就相信就遵守;凡没有法律依据的我们就反对就揭露就斗争。严格按法律程序表达诉求。

自觉承担公民义务,勇敢行使公民权利。因为我们的代表遭到迫害和打压,我们已经不能产生“代表”,只能各自行使自己的诉权。记住,你没有“煽动”别人,也没有被别人“煽动”;你没有“领导”别人,也没有被别人“领导”;我们没有“组织”,我们真的没有“组织”。

2、明确诉讼主体和管辖责任:

原告就是你自己。

被告是国家人社部,法定代表人尹蔚民部长。

按照被告住所地原则,管辖法院为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由于该院“不接诉状、

不出具法律文书”的行为严重违反了法律,已经沦为本案的被控告人。依据《行政诉讼法》第51条和最高人民法院的相关意见,当前其上级法院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是法定的管辖法院。所以我们当前诉讼活动就应该到北京高院。如果有战友直接诉至最高人民法院或者全国人大,那就是上访而不是按程序诉讼了,这一点请各战友充分注意。

3、做好充分的准备工作:

起草、打印起诉书和控告书(附上我使用过的起诉书和控告书仅供战友们参考),签名用印;整理、复制证据材料;整理、复印自己的身份证明。如果选择邮递诉讼材料,最好选择比较有信誉的快递公司,以特快专递投送诉讼材料,地址为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南大街10号,电话010—85268422。不过以我的经历,法院收到材料从来没有回复过,还得亲自去。建议战友邮递材料前拍照留存证据,网上查询投递结果截图留作证据。最好把这些证据网上发表出来,共同见证你的诉讼行为。

选择好适合出行的日期,避开节假日,避开旅客出行高峰,最好也避开重要国家活动的敏感日期。

调整好自己的身体、心理状态。我们依法行使公民权利和义务是光荣和愉快的事情,理直气壮,从容淡定,千万不能生气。就当是一次旅游观光,把气恼和纠结抛给他们。根据自己的身体情况,携带必要的药品,安排合适的随行亲友。

备置、调试好必要的装备,录音、摄影、摄像设备,以便于及时有效的建立、保管和传递证据信息。

联系好同行的伙伴,结伴旅行,更为安全、妥当。千万不能“组织”别人,也不能被别人“组织”这一点非常重要。不要携带与诉讼无直接关系的文字、影像材料,包括电子版的材料。

首都交通非常方便,地铁1号、2号线均可到达建国门附近,42、43路公共汽车站就在高院旁边。高院案件登记受理大厅在法院的东面,每天9点开始工作。

4、严格“依法”主张诉讼权利:

如果赶上日子好,当天同时到法院诉讼的战友比较多,可能会让法院和政府领导不太爽。但也没有办法,这是因为我们有相同诉求的个体数量很大同时因为他们的打压不能正常产生“代表”的客观现实造成的。而且,与《信访条例》不同,《行政诉讼法》对因相同诉求同时到法院进行诉讼的人数也没有禁止和限制性的规定。相信法院和政府领导完全可以放平心态,正确对待他们自己“改革”给他们自己带来的不爽。我们必须警惕的是,在众多战友无意聚集的情况下,我们在现场的行为一定与集会、游行相区别。不能喊口号、不能出现标语、不能现场演讲。大家手持诉讼材料,默默的等待就可以。

这样的情况下,法官可能会要求我们产生“代表”。我们必须要求,一是法官必须明确表态承认并且尊重我们代表的代表性;二是必须为我们提供室内集会场所以产生代表,如果在室外,法院应该替我们向公安机关申请合法集会,必须经公安机关书面允许。否则,就不能产生代表。

如果得以顺利进入法院得到法官接待。首先,对其下级法院的违法行为提起控告,递交控告书;其次,对人社部提起诉讼,递交起诉书。然后向法官索要“回执”。如果法官拒绝接受诉讼材料并出具回执,要明确指出其错误。如果其坚持错误,也无需纠缠。现场拍照取证,就可以离开了。我们只需要证明,我们当面递交了诉讼材料,至于他是交还诉讼人还是直接投进废纸篓,与我们无关。人家要“掩耳盗铃”谁还能拦住不成?当前只需紧紧盯住一个问题,就是法官“不接诉状、不出具回执”的行为有什么法律依据?至于是不是应该登记立案?法律是不是支持我们的诉讼请求?都不需要讨论。必须明确告诉法院,我们还会再来,而且是不断的来,他们不能依法结案,我们就会没完没了。

如果不能顺利得到法院接待,就应该就地等待,与他们僵持。前提是保持良好的秩序。僵持在大街上,大量警力也必然被我们牵制在公众面前,对我们未必不利,时间越长,对社会、对高层的刺激就越大,这恰恰是我们所追求的效果。反正我们就是来给他们添堵的,我们急什么呢?难以忍受、急于打破僵局的肯定是他们。我们不要急躁、不要悲愤、平心静气,尽情欣赏他们的演出。当然,僵持的时间也要有个度,应该根据当天天气,战友们的身体状况,以及官方的态度适时撤出。特别指出,不需要过于热切的期待什么“接谈”,即使僵持一整天,在没有任何接谈的情况下我们适时撤出,也不意味我们的失败。

如果被限制人身自由,被要求去“久敬庄”。首先,应该向具体执行人出示自己的证件,要求对方出示证件,最好在战友的配合下,录音、拍照取证;然后,明确表明自己是来法院诉讼的,不是来久敬庄上访的;然后,要求对方出示挟持、驱赶诉讼原告去久敬庄接受被告“接访”的法律依据或者授权来源。如果对方可以表明身份,说明其要求的法律依据至少说明授权来源,我们应该尊重并且服从。毕竟他是在执行公务。但是必须对他说明,如果他的行为非法,他将承担法律后果。如果对方不能表明身份,不能说明法律依据和授权来源,就应该严正拒绝他的要求。可以向他说明自己身体有什么隐患,如果他动粗,会产生严重后果。实践证明,首都警察素质是比较好的,是懂法的,对于执法办案终身负责也是有所忌惮的,权令智昏、胆大妄为的二货是极少数。

对待现场的维稳警务人员,我们不需要搞得很僵。他们基本属于我们的子孙辈。我们应该理解他们,关心他们。我们不应该和他们生气着急。如果身上携带了饮用水或者食物,应该主动请他们食用;可以将诉讼材料让他们转交;可以将我们的故事讲给他们听。以我军的光荣传统,大量敌军都可以被瓦解,何况是我们的孩子呢?只当有那么多的孙子陪同爷爷们诉讼,多美妙的和谐场面呀。当我们撤离的时候,不要忘记与他们告个别:“孩子们,你们辛苦了,感谢你们的陪伴,老汉我还会再来的,下次再见!”

如果不幸被挟持到了阴森恐怖的久敬庄,要坚决拒绝被告们的“接谈”。我们没有这个义务。如果要我们参加谈,只能是法官主持的“调解”(二中院除外,因为他们现在已经成为被控告人)。

剩下的就是安全愉快的回家了,然后将自己的经历,体会还有取得的证据资料整理、保存,最好是发表出来。

由于4月18日参加接谈的总政大校首长,热情邀请我们常回娘家看看。这个面子我们必须给,我的4.18系列之四打算研究战友们回访部队的问题,还请各战友集思广益,各抒己见。

航飞

2016年4月23日于石家庄

来源·全国企转军官维权会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e7cfac110102wl5s.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